第411章 瞎琢磨_逆天女帝
尘缘小说网 > 逆天女帝 > 第411章 瞎琢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1章 瞎琢磨

  众人纵使心中不平,可又能如何?

  谁让他们自己家生不出如此天资出众的年轻一辈?

  很快,苍溟去而复返。

  “人送走了?”君九歧闲适地靠在龙椅上,懒懒询问了句

  “是!”苍溟道,“属下已安排了人跟着。”

  君九歧摆了摆手,“不必,将你的人撤回来吧。”

  苍溟虽疑惑,但却并未多问,“是。”

  这期间,不止是傅家,帝都各大世家都安插了眼线盯着,以防他们异动。

  别看这些人表面痛哭流涕,在殿前哭诉的可怜巴巴的模样,实际背地里没几个干净的。

  傅家就是其中之一。

  傅老太君这些年做过的事,君九歧心知肚明。

  君九歧似看出苍溟的疑惑,笑着询问,“你是否疑惑我为何不追究?”

  苍溟没有否认。

  君九歧手指敲击着桌面,笑容暗含深意,“只有让他们安心,才能露出马脚。”

  苍溟恍然,心知以殿下心性,绝不可能轻易妥协。

  只是那个傅老太君倚老卖老,甚至以忠勇将军来威胁殿下,实在可恨。

  君九歧轻笑,“不急。”

  她喜欢一击必中。

  更何况,她君九歧向来睚眦必报,百无禁忌。

  在那笑容下,有寒芒闪过,转瞬即逝。

  “对了,小敖伤势如何?”

  君九歧话锋一转,问起了君之敖的伤势。

  “十三殿下的伤已好了大半,就是……人不怎么精神,一直把自己关在殿里,也不怎么出来走动。”

  那日帝都大乱,君之敖重伤昏迷,等醒来后,也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君之敖此次伤得不轻,险些醒不过来,若非有白无忧在,以秘术阻止了他不断恶化的病情,恐怕这回真的危险了。

  君之敖醒来后,偷偷来看过君九歧几次,但都是背着人来的。待了一会,就走了。

  只是后来君九歧醒过来之后,他反倒是一次也没来过,还将自己关在殿中一直都没出来。

  君九歧听后,眉宇微蹙,“这小子恐怕又钻牛角尖了。”

  苍溟亦露出无奈表情,十三殿下之所以如此,恐怕也是……近乡情怯。

  还有,害怕和懊悔。

  “罢了,正好无事,我去看看他。”

  君九歧起身,朝着君之敖宫殿而去。

  很快到了凌霄宫,等进去后发现宫人们都被打发出来,原本在忙活的宫人们听到圣驾降临,连忙跪下请安。

  君九歧询问他们主子何在。

  宫人们回应,主子一直将自己关在殿中,她又问了嬷嬷君之敖恢复得如何,饮食怎样,被告知他这些天吃得很少,人也很没有精神。

  嬷嬷担忧的样子,让君九歧皱眉。

  君九歧将宫人们打发出去,她则来到殿门前。

  苍溟推开门,君九歧走了进去。

  “我不是说了吗,谁都不准进来,出去!”

  内殿传来君之敖不悦的声音,君九歧进来后,闻到殿内一股药味。

  还有一种就不开窗的沉闷之气。

  君九歧看了眼苍溟,苍溟走到一旁,打开了窗户。

  “没听到吗?我让你们出去!”这回君之敖语气已透出薄怒。

  “铿”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砸过来,正滚到君九歧脚下。

  苍溟下意识挡在君九歧身前。

  君九歧眯了眯眼,看着帷帐后发火的蠢弟弟,语气微沉,“好大气性,你这是要将凌霄宫掀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原本还在发火的君之敖一惊,一掀帘子,当看到是君九歧之后,脸上顿时闪过心虚,“阿姐……,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

  君九歧径自走到一旁坐下。

  君之敖哼哼唧唧地连连摇头。

  他惴惴从床上下来,站在一旁,双手搅在一起时不时偷偷看君九歧一眼,半天没有说话,也不敢上前。

  君之敖这副“别扭”的样,全被君九歧看在眼里。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没……”

  “既然没哑,连声阿姐都不知道不喊?”

  君之敖抬头,不好意思挠了挠脸,低低叫了声,“阿姐”。

  君九歧打量着君之敖,短短两个月,他瘦了不少,脸上颧骨有些凹陷,眼底还有血丝。能看出来,他精神也不太好。

  君九歧越看眉头蹙得越紧,“看你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得了不治之症。过来,坐下。”

  “阿姐……”

  君之敖还欲说什么,君九歧一个眼神扫来,他顿时乖乖上前坐下。

  “把手伸出来。”

  君之敖听话伸出手,君九歧给他把脉,殿内安静下来。

  君之敖有些坐立不安,“……我没事,就是最近有些心浮气躁。”

  “内里郁结,失眠多梦,身体也没修养好。你一个人都在瞎琢磨什么?”

  君九歧声音微冷,虽没有什么大事,但这小子向来乐观,没想到他竟会有忧思郁结的先兆。

  君之敖低下头,半天不说话。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阿姐。

  “不说?”君九歧语气淡淡,“那我走了。”

  君九歧很干脆,起身就往外走。

  身后君之敖急忙喊住她,“我说!但你要答应我,绝不能生气。”

  君九歧转身,重新坐下来,对他抬了抬下巴。

  君之敖有些犹豫,偷偷看了眼旁边的苍溟,有些不好意思。

  苍溟看出来,很自觉的退出大殿,等殿内只剩下姐弟两人,君之敖才吭吭哧哧说出原因。

  简而言之,就是他觉得自己没认出君九歧,还被假的冒牌货牵制情绪,十分挫败。

  “……我早察觉不对劲,可为何就没有深想?那个冒牌货明明到处都是破绽,我早该看出来的!我应该看出来!”

  君之敖越想越生气,一张脸气成河豚。

  这些天,他待在殿里反反复复将这些年与“冒牌货”相处的点点滴滴回忆个遍,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太蠢了。

  君之敖也知道了君九歧就是“珺九”的事,记得当日他刚知道时,震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心中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果然如此。

  怪不得他当初总觉得“珺九”无比熟悉,无论是教训他的语气,惩罚他的手段,还是抬起下巴斥责他的样子……

  所以那个时候,阿姐就来到他身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yfus.com。尘缘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yfus.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